您的位置: 四川省人民医院党建文化人文省医患者心声详细

一位美容手术失败患者的辗转就医经历

发布时间:2017-05-26 14:46:49本文出处: 宣传部

  对美的憧憬,求美的失败,就医的曲折,治疗的曙光,一次美容手术的失败,一生难以忘怀的感激。

  2017年元宵节,一位曾经遭遇美容手术失败辗转就医来到我院的患者,给眼科主任医师陈辉写来了一封感谢信,并讲述了自己那一段难忘的揪心历程......


  不测风云

  2017年1月11日,本人因自觉右侧眉头长得不够饱满,到内蒙古某市一家美容院接受玻尿酸注射隆眉手术(右侧)。上午11点15分左右,当医生在为我注射玻尿酸时,我顿时感觉右侧眼冒金星、眼前好似出现了一道横杠。随之,右眼便什么也看不见了……美容院工作人员立刻在我的额部注射了一种叫溶解酶的药液并揉了揉。随后,我的右侧上眼皮瞬间完全抬不起来了,并伴有恶心、呕吐、浑身发冷、全身无力困倦,连路都走不动了。他们即刻联系上我的家人,驱车把我送到了当地一家三甲医院就诊。


  辗转求助

  1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这家医院。医生们仔细检查了我的眼睛:右眼上睑完全不能上抬、右眼强光照射已无任何光感!结合我的病情经过,他们表示很无奈,说过去没有类似情形的治疗经验,目前国内也没有公认的治疗办法。但他们仍然及时为我做了可能有用的治疗,但症状并无任何改善。随后,我们又赶去了该市另一家三甲医院,同样的观点和类似的处置,我的症状依然没有任何改善。

  当天晚上8点过,失明的恐惧让我们选择了尽快到北京求医。1月12日上午8:00,我们来到了北京一家以眼耳鼻咽喉疾病治疗见长的知名医院,得到的意见是:我的右眼视网膜、视神经已经缺血、缺氧坏死,恢复视力的希望非常渺茫!右眼睑上抬和眼球运动及时治疗或许可以慢慢恢复。但鉴于当时我头晕、恶心症状非常厉害,医生建议我去北京另一家以神经类疾病治疗见长的知名医院就诊。1月12日下午,我们通过急诊住进了该医院。在完善各种检查(包括脑部CT和核磁共振检查)之后,这里的医生赶紧给我做了通栓介入手术。术后当天,我的所有症状并无明显改善。术后第二天,头晕症状有所减轻,但右眼症状仍然没有改善。此后,医院每天上午给我输入一袋通栓的药物、下午注射一针营养神经的药物,如此治疗了几天后,我的右眼症状改善仍无进展。

  此时的我,已不再奢望右眼能够恢复视力了,只希望右眼眼球能够转动、上眼皮能够抬起来、外观能够恢复一些,就感谢上苍不尽了!那时的我,甚至找不到理由让自己活下去!我还这么年轻!我愧对家人!我无法原谅自己——因为自己对容颜的吹毛求疵,给疼爱我的家人,带来了如此巨大的伤痛和沉重的负担!


  转机闪现

  “天无绝人之路”,这世上居然真的有绝处逢生之时!1月15日,正当我的内心处在生死徘徊的边缘之际,同病区的一个病友提起远在四川的省人民医院眼科有一位专门研究神经眼科学的专家陈辉,擅长诊治视神经类疾病,有不少全国各地的患者都到成都去找他治疗并得以康复。病友的建议让我看到了一线希望!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通过好大夫网站联络到了这位陈辉医生。

  陈医生在好大夫网站上通过“你问-我答”的方式详细了解了我的病情和诊治经过后,给予了我明确的诊断(右眼眉部玻尿酸注射后、右眼盲、右眼眼动脉栓塞、右眼视神经缺血、右眼动眼神经缺血麻痹、右眼上睑完全下垂、右眼外下斜视),指出我的右眼视力问题目前医学上的确没有特效的治疗方法,但是眼睑抬不起来、眼球无法转动、眼睛外观恢复等问题是可以努力争取的。随后,他给出了治疗建议并详细讲解了治疗的原理、作用、治疗风险和未来恢复的可能性。为了避免我往返奔波的痛苦,他建议将该治疗方案与我正在住院的医院商量看能否就地实施。

  1月16日,我将陈医生提供的治疗建议呈递给了管床医生,但没有被采纳。因为,他们说全世界目前没有人测试和用过该方法,他们不能盲目使用,并希望我们能理解(我们表示理解,毕竟医学治疗有他们的程序和规则需要遵守)。我再一次电话求助陈医生:“我去成都找您治疗,可以么?”陈医生很快回复:“如果你决定来试一试,那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你!我说到做到!”冲着这句话,我们当天办理了出院手续,当晚便飞往了成都。自从与他开通求诊电话后,我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1月17日早上(事发后的第6天),我们去四川省人民医院的眼科门诊见到了陈辉医生。他仔细查看了我的眼睛和各种病历资料后,开了出他的治疗计划。第一天治疗后不到2个小时,我便感觉到眼球可以向右侧和左侧轻微移动了,眼睛的水肿也有了明显消退!第二天治疗后,我的右眼皮已经能够轻微上抬了!此刻的我和家人那激动与感激之情真是难以言表!之后,我又连续接受了5天治疗,与前两天的治疗有些区别。每一次治疗,陈医生都会根据我的实际用药反应来细心调整药物的剂量和浓度、注射的部位等。他作为一眼科专家,同时还承担着该医院全院的教育培训管理工作,工作及其繁忙。但他凭着一颗悬壶济世之心,即便是周末,也不辞辛苦往返奔波于医院的治疗室,亲自为我做治疗。治疗间隙,陈医生还同我谈人生,鼓励我重新树立生活的信心!

  经过10天的治疗,我的右眼外观上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陈医生建议我:前期注射药物的渗透、栓塞血管的再通和外周神经肌肉功能的自我恢复,要达到完全恢复还需一段时间,可以回家治疗。同时,他还鼓励我:眼睑下垂恢复情况若不乐观、眼球斜视问题,以后都可以通过专业的医学整形美容手术来改善。他的治疗和话语让我重新看到了生活下去的希望!

  2017年春节前夕,我们全家怀着感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成都,回到了家乡。如陈医生预期的一样,治疗不到一个月,我的眼睛已经能够明显睁开了,右眼球也可以与左眼同步转动了!我相信接下来我的情况会越来越好!


  回首我这一次辗转求医的经历,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轮回,让我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在挫折和痛苦中学会了勇敢与坚强。1月16日,这个我终身都不会忘记的日子!我做出了人生中太正确的决定!因为,这一天,我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陈辉医生。陈医生,现在,我和我的家人在遥远的内蒙古,发自肺腑地向您表达我们全家最衷心的谢意和最崇高的敬意!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编后记

  该患者目前恢复情况很好,除文中提及的右眼视力未恢复外,右眼眼球运动、上睑下垂功能均已恢复。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