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川省人民医院党建文化人文省医医护手记详细

你愿意成为一名儿科医生吗?Yes,I do!

发布时间:2017-07-28 17:01:05本文出处: 新生儿监护室 阳倩

  导语:宝宝是上帝派到每个家庭的天使,家中添丁通常是中国家庭的大喜、大贺之事。然而,初生婴儿可能会遭遇各种生命的“急转弯”,新生儿监护室(NICU,A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的医生、护士们,便成为了这一部分“出状况”的小天使们的保护神和摆渡者。他们用精湛的医术和圣洁的、满满的爱,帮助孩子们渡过人生起航阶段的苦难与孤独。



  本期手记来自:新生儿监护室(NICU)副主任医师  阳倩


  没有任何悬念,我又迎来了令人心潮澎湃的一天。

一大早,便开始投入到了异常忙碌的工作中,查看所有近30个患儿,最近新人(规培医生、转岗医生、进修医生、护士)轮转过来的比较多,所以查房讲得比较细,不知不觉3个小时很快过去,一看已经中午12:00了,才猛地想起今天是我值班,午饭还没定呢。

  打开手机,准备美团订餐,看到微信群里产科医生又在询问一个小毛头的恢复情况:孕妈妈32周,高龄,慢性高血压,羊水减少,AFI最低只有2.3,反复舒张期血流信号消失;宝宝出生情况很差,病情非常重,经过我们不懈努力和家长的坚持,恢复得比较好。


这位产科大夫会不定期的在我们共同组建的“胎儿新生儿多学科交流群”@我,询问宝宝的治疗进展、恢复情况,有时有些急切,用词会稍显犀利,比如:“怎么前天说快脱呼吸机了,今天还没脱?怎么又肺出血了呢?”她治疗宝宝妈有段时间了,看得出,她治疗尽力、待患者尽心!


  她每次@我,只要我得空,一定会马上回复、详细解释。我喜欢和这样的产科大夫沟通,性子直爽,内心温暖。晚上7:00,开始夜间查房。


  我们医院儿科病房共三层楼,包括普儿科一层(呼吸、心血管、神经、内分泌、感染、风湿免疫等专业)、血液肿瘤半层、PICU半层、NICU一层。从我自己从事的新生儿病房开始,住院总、3名一线规培医生(规一年级2名,规三年级1名,为89、90后出生),一溜儿跟在我身后,怕惊扰患儿,总是小声汇报着患儿的情况。

  没轮上汇报的,也没闲着,不时给宝宝摆摆好体位、拉拉黑眼罩、盖好暖箱外的布罩,安抚一下婴儿床里哭闹得厉害的小调皮蛋儿,用宠溺的语气询问护士老师:“晚上我的儿咋样啊?吃奶氧饱和度还垮得厉害不?拉小臭臭木有啦...... ”


  不经意间,她们所做的每一个细节都映入我的眼帘,就像打着水漂的小石子儿,一下、两下、三下,让我的内心泛起层层波澜,瞬间觉得非常值得、非常欣慰、非常自豪!

  这些还没当过父母的小年轻们,在最忙碌、风险也非常大的NICU被锻炼得一身真本事,而且还能在纷繁复杂的医疗环境中,保持淳淳的爱心,对小宝宝们如此温柔,细心呵护,视如己出。仿佛间,我穿越到了我的大学校园,回到那在重医NICU病房天天加班却感到充实美好的时光,回到了那个被实习组员出卖、齐齐指着我说我是组长,让我回答老教授们英文查房问题的纯真年代。

  2013年,在迎接加拿大医院面试的时候,Sickkids 医院NICU的主任问我,你为什么想当儿科医生?为什么想当新生儿科医生?当时怎么回答的,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而此刻的我,感觉心潮澎湃,答案呼之欲出!


  查房到普儿病房时,虽然我戴着口罩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还是被36床的小姑娘给认出了。几乎是扑进我的怀里,紧紧(真的好紧的)搂着我的腰,把小脸蛋贴在我的胸口,撒着娇对我说:“阿姨,怎么这么久不见你,我明天都要出院了”。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我的心跳,估计跟10天前她心律失常发作抢救时差不多快。大脑空白了几秒钟后,我也伸出双臂,紧紧地搂着她,眼眶微红,仿若隔世......熬夜守候抢救她的那几个小时,分分钟都害怕会失去她。


  多么美好、鲜活的生命啊,让我再搂紧一点,再紧一点!阿姨祝福你彻底康复,健康成长,拥有快乐而璀璨的人生!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心若慈悲,陌上花开;心若有爱,花香自来。

  你愿意成为一名儿科医生吗,Yes,I do!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