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川省人民医院党建文化人文省医医护手记详细

小武林,大江湖——一个内科ICU护士的修炼大法

发布时间:2017-08-08 16:17:58本文出处: 内科监护室护师 曾懿

  导语:在医院的大江湖里,有一片小武林,那是护理人的天地。有欢笑、有泪水,有挫折,有成长,有不可或缺的倍受重视,也有不为人知的种种委屈,讲述着护理人的酸甜苦辣与职业情怀。



本期医护手记来自:内科监护室护师 曾懿


  我叫曾懿,是一名轮转期内的小护士,今天要为大家讲述我的修炼故事:小武林大江湖。

  首先申明,我没有走错片场,演的也不是穿越古代的戏码。小女子虽日日操劳于病房,但仍激情飞扬、豪情万丈,好似仗剑武林、勇敢闯荡,撑起心中的江湖!

  我2015年从成都中医药大学护理系毕业,入行的第一个科室便到了儿童内科病房,现在轮转到了内科监护室。从平均年龄3岁的儿科到平均年龄70岁的内科ICU,这个工作跨度究竟有多大呢?就像我过去穿着一步裙迈着小碎步,突然让我套上练功服劈了个叉,腹股沟韧带都差点儿给我撕裂咯!于是,我捂着腿,开始痛定思痛——我是人啊,人是什么?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霸主,随着剧情的升级,接踵而至的职业瓶颈期,我绝不允许自己坐以待毙。


  怎么办,两个字:修炼。


  第一招:七伤拳

  大师说:欲练此功,必先修为足够深厚的内功!

  那么,作为护士的内功修练是什么呢?精湛的护理技术和高度的责任心,“三心一爱”的情怀、团结协作的精神(呵呵,医护人员都知道的,就不在此赘述啦)。


  第二招:吸星大法

  何为吸星大法?将所受“攻击伤害”转化为自身生命值。

  且说前不久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某床老年女性患者,向白班责任护士抱怨前一日夜班护士对自己态度欠佳,大小便照顾不周,说到动容处流了泪,还感慨自己来自山区,所以才被人轻视和怠慢。呵呵,这位被哭诉“态度欠佳”的夜班护士,便是我。实际情况是这样的:该患者全身散在大面积出血点,牙龈及阴道持续少量出血,血小板计数为10*109/L,随时可能发生颅内出血!医嘱必须绝对卧床休息。出于安全的考虑,我果断拒绝了老人家想下床方便的要求,协助其在床上解了小解,并从专业角度解释了个中缘由。结果,次日患者仍然表现出不理解。

  显然,我被误会了。委屈之余,我开始拷问自己,回想这个夜班的细节,过程中问题出在哪里了?这位患者多次表现出对监护室陌生环境的不安、对治疗的不信任。例如,害怕黑暗不让熄大灯,反复询问、核对输液的药物名称及作用,邻床病人的说梦话也会引起她的失眠。我曾在闲聊中不经意间问她来自哪里,不想这样的询问,都成了老人家认为自己会受到歧视的因素。

  这个小插曲,也让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不同的患者,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受教育程度,所处生活与成长环境不同,心理、社会需求也各不相同,只有真正做到深入评估,才能更好地了解和理解患者,想其所想、急其所急、痛其所痛,才能在自己与患者之间建立起一座彼此信任的桥梁,让他们真正感受到医护人员的关爱。后来的沟通非常愉快,老奶奶开始理解、信任、配合我们,我也从中悟出了如何更好地与老年患者沟通交流的道道儿来。



  第三招:太极拳

  太极拳的精髓是什么?绵绵用力、以柔克刚。

  内科监护室收治的患者以老年重症患者居多,有基础疾病较多、起病急、病情变化快、预后较差等特点,加之住院费用较普通病房高,我们时常会遇到一些对治疗效果不理解、不满意甚至怀疑抱怨、不通情理的家属,如何化解这些矛盾?

  某一天,护士长马老师给我上了一课。一位住单间的高龄、高危患者,入院时因病情危重、预后不容乐观,同事们就老爷爷的病情反复告知过很多前来问询的患者家属。一天,患者的某亲属前来探视,说从未有医生告诉过亲人的病情重,硬说亲人的病情是进医院来后突然加重的,还抱怨我们把有问题的家人送来你们监护室让“修”一下,结果你们给“修”坏了!护士长马老师在一旁听后,耐心和这位家属沟通:先详尽帮他追溯回忆病情告知的过程,以及当事家属知晓病情并签字的情况,但该家属还是一口咬定并不知晓。无奈之下,马老师只得告知该家属,可以调取相关时段的监控录像加以证实,该家属这才放缓了语气,不再坚持己见。末了,马老师还坦诚地告知该家属,对我们医护人员的工作有任何意见均可以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持续改进。最终,该家属深感歉意,道谢离去……


  是啊,医护的职业要求我们要做到同理心对待患者。马老师在沟通中所表现出来的沉着镇定、不卑不亢、有礼有节,犹如太极拳的招式,绵绵用力、以柔克刚,给我等年轻人上了生动的一课。


  第四招:金刚不坏神功

  秘诀在哪里?百炼成钢,内心柔韧如丝。

  其实,我所要阐述的护患关系并非都是剑拔弩张,水火不容的。待在儿科的那会儿,去病房做完治疗,出门的时候,工作服口袋里总是会被小朋友们或他们的家长悄悄地、快速塞进去各式各样的零食,常常令我推却不及。或许是我爱笑的缘故(听说,爱笑的孩子运气总不会差),在儿科工作的一年半里,遇到的患儿父母们,也没有哪个像电视新闻里报道的那样,一针不见血、便拳脚相加。轮转内科监护室这一年,曾经受到过一位八十岁高龄的患者家属接近九十度的鞠躬,只为感谢我们对他儿子的照顾。

  在替一位因不适应监护室环境而彻夜难眠的患者拍背按摩之后,老爷爷感叹到:谢谢闺女,我这把身子骨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怕我没听见,他还大声重复了三遍: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已经背过身准备离开病房的我,听得眼底一热,心里也漾起一股暖意。原来,基于同理心和尊重之下的医护和病患之间,可以如此和谐,患者和医者,也那么容易满足和感动。

  内科ICU,病房虽小 ,责任重大。护理工作 ,一片小武林 ,却有大江湖。在这片江湖里,我们铭记南丁格尔誓言:胸怀坦荡、侠骨柔肠!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