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川省人民医院新闻中心媒体报道详细

成都商报:10岁男孩重病无钱治疗离开医院 医生们急了:"快回来,费用我们筹"

发布时间:2017-05-04 14:01:38本文出处: 宣传部

  “昨天那个过敏性紫癜的孩子由于没有钱,到了监护室就把住院退了。”“能不能联系上,我们想办法救助下,确实可怜,出院就等于死路一条。”4月28日上午8点04分,四川省人民医院的胡医生突然收到儿科副主任周晨燕医生的短信,他马上紧张起来。

  大约两周前,10岁的小洛突然腹痛难忍,屁股上、腿上全是血泡,4月27日从老家送到四川省人民医院,确诊为过敏性紫癜,可能存在脏器出血,情况危重。但在入院手续时,听说每天至少需要2000元治疗费用,小洛父亲掏遍了全身上下也凑不够一天的药费,无奈打算带孩子回老家。就在他们4月28日准备登上返程的火车时,省医院一群“80后”医护人员打来了充满希望的电话:“把孩子带回来吧,钱我们来筹。”


10岁孩子过敏性紫癜

无钱治疗家长带他“逃离”医院

  胡医生第一次见到小洛,是在儿科副主任周晨燕医生的门诊上,4月27日下午3点半左右,“家属进来说娃娃痛得受不了,我就先给他查了体。”胡医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撩开衣服发现,小洛的臀部、双腿上布满了皮下出血点,一个挨着一个的血泡,孩子抱着肚子痛得蜷缩成一团。

  随后,周晨燕医生再次给小洛仔细地检查,确诊小洛患上的是过敏性紫癜,这种疾病常常伴随腹痛、关节痛或肾损害。据家属称,小洛已经发病有一周左右,除了皮下出血,内部脏器比如消化道极有可能也出血,情况十分危急。周晨燕给小洛开了入院证明,让家长赶紧去办入院手续。

  临走前,胡医生还特意叮嘱,如果省医院没有床位无法入院,就把孩子留在医院观察,大人去打听哪个医院有床位就去哪个医院,拖不得。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办理入院手续、住进重症监护室之前,小洛父亲得知每天的治疗费用大约需要2000元时,他犯了难。“所有的钱加起来只有2000元。”小洛的表姨陈女士告诉记者,小洛父母平时在成都工地上打杂,每天只能挣100多元,家里有老人和4个孩子,医疗费实在负担不起。没办法,小洛父亲只能打算带着小洛返回老家。


“80后”医生小团队找回孩子

“钱不担心,我们来筹”

  周晨燕28日一早听值班医生说起小洛因为医疗费的原因没住院,8点刚过交完班,就给胡医生发去了信息。

“病不复杂,但是情况有点重,如果放弃治疗,这个孩子基本上就等于回去等死了。”同时也是省医院慈善办主任的周晨燕医生介绍说,接到消息的胡医生立即想办法通过医院就诊系统找到家属电话,同时,来自几个不同科室的钟医生、马医生和王护士等一干“80后”年轻医生就已经开始响应了,打算在朋友圈为小洛筹医药费。

  4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接到医生电话的小洛父亲将孩子送回了医院,立即经绿色通道被送到重症监护室。一个小时前,他们已经在火车北站,正打算坐火车回老家。“接到医生电话,让把孩子带回去。”陈女士说,小洛是家中最大的孩子,家里还有3个小孩,平时父母外出打工,小洛还要负责照顾弟弟妹妹。小洛父亲说回家只能给孩子找个诊所看看,但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小诊所没有办法治孩子的病。“可能这个娃儿就没得了。”

  住进医院的小洛和父亲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身上也脏脏的,医护人员又给父子俩找来衣服,王护士给他们办了一张食堂的就餐卡,让食堂的工作人员送到病房里。

  “我是个医生,也是个父亲。”胡医生向记者晒着手机里3岁女儿的萌照,一边感叹说,“确实看到孩子很可怜,总不能不管,打算给他筹五千到一万左右的治疗费。”胡医生说,在几个耍得好的医生护士建起的微信群里发了孩子的情况,加上家属在内的10多个人都积极响应。胡医生的朋友毛月听说后,立即转来了200元。


诊治及时病情得到控制

公益组织将为他发起众筹

  “他现在只能喝稀饭。”5月2日下午3点,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的小洛,他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输液,同病房里和他同年的孩子明显比他高出许多。知道饭卡里没钱了,王护士又送来300元,委托其他家属帮忙充钱。

  “在ICU住了2天,转出来了。”周晨燕说,经过检查发现,小洛不仅有过敏性紫癜,还有胆道蛔虫、支气管炎和感染,幸亏及时接受了治疗,病情得到了控制。

  根据医院的诊断,目前小洛还需要进一步复查重要脏器是否受损,如果孩子出现严重感染、消化道出血加重或是胆道蛔虫引发外科问题等,需要进一步治疗甚至是手术治疗。考虑到过敏性紫癜易复发,成都云公益组织联合四川省人民医院慈善办将为小洛发起众筹,以支付孩子的治疗费用和在医院期间的生活费用。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