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省医

您的位置: 首页 党建文化人文省医医护手记详细

空中120,我们从时间手中抢生命

发布时间:2019-06-24 08:35:42本文来源: 急诊重症医学科 杨子含


本期手记来自:应急快反小分队队员、我院急诊重症医学科医生 杨子含


2019年6月17日是一个平凡而普通的日子,这一天我值班。接班后接收处理了3个重病人,22:55分还守在一个危重病人床旁,看尿量和血气分析,评估容量,突然,旁边的护士老师说:地震了!我怔了一下,感受是否有晃动,好像很平静,没有任何感觉。

很快,朋友圈就地震了,呵呵,四川人。


23:15  收到集合消息。处理完病人刚躺下,又立即起身,跟住院总交了班,下楼马上换衣服换鞋,随身只带了手机。

23:45  我们应急快速反应小分队10个人从医院急救中心出发。

3:28  到达长宁县中医院,整体了解收治伤员情况后,立即开始一一查看住院患者,排查重伤员。其中,同行的两名外科医生直接进入手术室协助处理危重伤员。

3:50  去长宁县医院查看伤员。

5:00  去安宁医院(当地一所民营医院)查看伤员。


7:00  打了个盹儿。

8:30  筛出的重伤员陆续转往宜宾二医院接受下一步治疗,剩余一名危重伤员,严重多发伤、失血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前方专家组多次会诊,因为伤情太重,无法转运,留在监护室继续抢救治疗。

9:00  开始每小时查看该伤员情况,参与救治。

12:00 伤员持续4小时无尿,一直持续输血,血色素及循环仍不稳定,考虑出血未控制,外科手术风险极高,与我院专家组多次视频会诊,前后方联合讨论,如此严重的伤情,转院与否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难题,如果用救护车转运,路途中颠簸会造成再次大出血,加重伤情;如果不转却只有一个最坏的结果。经过多次讨论和评估,通向生机的方案只有一个:航空转运!经家属同意,在省卫健委和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现场救援队专家与院内专家组大胆科学决策:决定启动航空救援,立即转到我院救治!

12:30  前后方救援指挥部协调航空资源,申请航空救援并做相关准备工作,途中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都必须提前考虑,周密计划。我作为此次应急小分队唯一的重症医学科医生,转运由我护送。此后时间便一直待在监护室,密切关注伤员情况,为转运做准备。

14:00  床旁超声提示胸腹腔大量积血,我院5G远程会诊,为确保转运安全,行双侧胸腔闭式引流。已输血6500多毫升,输液7000毫升。

16:20  直升机降落在长宁县中医院,随着四处狂风卷起,直升机缓缓降落,我和队友立即上机,由于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航空救援,工程师先指导我们相关设备的使用,包括呼吸机、监护仪、氧气瓶、输液泵,因呼吸机和输液泵都跟科室是同一品牌型号,所以用起来还算驾轻就熟,需要使用微泵的血管活性药也提前配好上泵。

但工程师说机上两个氧气瓶携带8升氧气,按35%氧浓度计算,可维持1个半小时,而长宁距成都的航程是1小时20分钟。这让我们很担心,时间上卡得太紧了,万一因任何航线问题导致转运时间延长,而患者病情危重,呼吸机辅助呼吸,氧气是万万不能缺的,所以,为确保安全起见,我们决定再带上我们救护车上的便携式转运呼吸机,含有一个容量6升的氧气瓶,作为备用。

17:12  一切就绪,直升机起飞。


此生最难忘最煎熬最漫长的1个小时21分钟。狭小密闭的空间,由于在上机之前经历了一番忙碌的准备工作,上机后整个人已经汗水湿透,加之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也很少喝水,又必须系好安全带,戴着个巨大的耳机,这个时候感到极度闷热难耐,焦躁不安。但看到旁边危重的病人,想想他的女儿已经乘坐高铁前往成都,等待着我们把他的父亲安全送到成都,随即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随时看着监护仪,理顺呼吸管路、胸腔引流管及输血、输液管路。

在飞行半小时后,我看到监护仪上出现频发室早,随即考虑到应该是由高钾血症引起的,便立即让队友给他快速输注碳酸氢钠,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所幸,很快心电监护仪上频发室早消失了,恢复之前的窦性心动过速,150次/分左右,监测血压维持在正常范围。

大约飞行一小时后,问题又来了,患者氧饱和度下降,84%,79%,氧气瓶压力指针指向红区,不好,氧气已提前用完!我的心再一次提起来,还好我们早有准备,备用呼吸机和氧气瓶派上了用场,并且上飞机之后就连好管路,调节好参数,开机后便可使用。所以,出现情况后便立即更换了备用呼吸机,看着监护上氧饱和度逐渐上升到99%,我和队友都舒了一口气。

然而同时,更大的压力来了,备用便携式呼吸机携带的氧气瓶只够维持半小时左右,这个时候距离成都还要飞行20多分钟,无任何意外的情况下。这之后,除了盯监护仪,就是随时关注备用氧气瓶的压力指针。

虽然知道高空飞行安全第一,但没有办法,很着急,担心氧气不够用,我忍不住对飞行员喊话:能不能稍微快点,我们氧气不够用了!!飞行员也考虑到病人安全,答应适当提速。同时,我赶紧发消息给准备接伤员的同事,一定要备好氧气瓶。之后的每一分钟神经都高度紧绷,已经忘了闷热、口渴、头晕、恶心,全神贯注于患者监护与氧气瓶指针。10分钟,终于看到飞机窗外由青翠的绿色变成了高楼大厦,5分钟,就快要到了,2分钟,飞机旋转准备降落。

18:33  终于,直升机顺利到达省医院旁边港泰大厦停机坪,看到穿着橙色航空救援服的可爱同事们早已准备就绪,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随着飞机落地,一直提起的心也跟着落了地,而刚好这个时候,氧气瓶的压力指针指到零。好险!后背一阵凉意!幸好我们的团队转运前考虑到了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


18:51  跟随护送病人抵达抢救室,交接完毕,整理好物品,看着大家积极而有序的在统一指挥下进行着一步步救治措施,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我为自己是省医院一名普通急诊人同时也是一名重症人感到骄傲。

后记:这是成都市首个城市航空医学救援平台投入使用后进行的第一次灾难救援,该伤员也是此次震后首个航空转运的伤员。我有幸参与了航空转运的全过程,经历了此生中最难忘最煎熬最漫长的1个小时21分钟。

扫一扫 手机端浏览

空中120,我们从时间手中抢生命
网站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