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省医

您的位置: 首页 党建文化人文省医医护手记详细

暖春

发布时间:2020-03-06 16:38本文来源: 老年内三 护师 李玥

本期日记来自:老年内三 护师 李玥


来到应急隔离观察区快一个月了,这里从最初的一层楼,扩展到三层楼,前赴后继来了很多战友。最近几天我们被换下来休息。一闲下来,便会想起这段时间在隔离病房里的点点滴滴,很多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每天我们穿着两层手术衣,一层防护服,一层隔离衣,戴上两层帽子,捂上两层口罩,还有一个VR款护目镜,运气好的时候雾里看花,运气不好的时候瞎子摸象。重重防护之下,我们像笨重的企鹅一样穿梭在病房,尽管老旧的墙壁四面透风,我们却时常汗流浃背。含氯消毒液的味道经过两层口罩的过滤后,变得清新了些,比起裸露鼻腔时的气味可爱了许多。

微信群里,护士长部署着第二天的工作安排,大家的神经因收治了一个小男孩而绷得很紧。第一次在隔离病房看见他的时候,他蜷缩在床上,被一张白色的被子包裹着。医院的病床原本很窄,而瘦小的他,却只占据了很小的一个角落。他只有7岁。不知道是由于畏寒,还是因为离开父母而恐惧,小小的脸蛋红红的,眼神有些无助,把被子拽得很紧,我隐约能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和颤抖的身体。

听说他是父亲抱着来的,母亲是社区工作人员,由于工作需要,近期排查新冠,接触了大量人员。小男孩发着高烧,最高时烧到了40℃,精神很差,也不肯吃东西。他一只手打着点滴,一只手拽着唯一能和妈妈保持联系的电话手表,不哭也不闹,安静得让人心疼。

对他的怜惜让我忘了他是一名疑似病人。我陪在床边逗他开心,哄他吃药,又兑了些温热的能量饮料给他喝。慢慢地,他愿意说话了,我告诉他这里的“小姐姐”都非常温柔。抽血的时候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承诺一针见血。可我的心里却打起了鼓,小孩的血管细,加上层层防护,操作变得笨拙起来。当针头扎进血管,他咬咬牙哼哼了几下,我的心却“咯噔”一声,生怕扎破了血管,看着鲜红的血液从管道里流出,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姐姐,谢谢你”,透过雾气朦胧的护目镜,我看见了他舒展的眉头。

后来,经过专家会诊,层层讨论,他排除了感染,转到了儿科监护病房。不知道他出院了没有,现在是不是躺在母亲温暖的怀里。

85岁的老人是我们收治的年龄最大的患者,我们计划在元宵节这天将老人转运至感染病房。我接下了任务。老人腿脚不方便,拄着拐棍步履蹒跚,我一手提着她的生活用品,一手紧紧地拽着她,小心翼翼,不断提醒她“慢一点,慢一点”。我扶着她,就像扶着一个身边熟悉的老人……我想起了我的外婆,上个月在医院住院时我牵着她散步,表演节目给她看,逗她开心,外婆笑得很甜……此刻,老人身边没有陪伴的儿孙,我也没有回家过元宵,在这个团圆的节日里,我们在这里相互陪伴。

住在8床的是一个铁面大哥,话不多,也看不出他的喜乐,平时很少按铃提要求。每次我进门时,他都会慌张地戴好口罩,怕传染给我。透过门上的玻璃,我发现他喜欢看书。

我们会时常把自己的小零食拿出来和病友们分享,但酷酷的我们决不将心思泄露给他们。有一次,我给铁面大哥发“春见”(一种水果)的时候,特地告诉他这是彭州的果农捐给医务人员的水果,示意他喜欢可以多拿几个。他很感动,连夸水果新鲜,然后不好意思地多要了一个,我看见他居然露出了难得的笑脸。

病人来了又走了,从刚进病房的紧张、无助、孤独,到排除感染后的喜悦,我们和他们一起经历着,感受着。新冠病毒扰乱了我们的生活,却抹不掉这个春天里那些温暖的瞬间。希望那些从隔离病房走出去的人们,回忆起这个春天也会有一丝丝甜。


致敬这些最美的面孔

扫一扫 手机端浏览

暖春
网站纠错